<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历史>>正文

        陈毅为什么能评元帅?打仗他未必最厉害,但他有别的本事

        原标题:陈毅为什么能评元帅?打仗他未必最厉害,但他有别的本事

        最初的时候,陈毅指挥的是山东野战军;粟裕指挥的是华中野战军;后来两军合并成华东野战军。从此,陈粟大军名扬天下。可是,两位统帅的磨合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本文从两大野战军联合作战的宿北战役描述了黄金搭档炼成的过程。

        1946年年底,中共中央军委获得密息称薛岳调整11师赴徐州,其目的是用于攻涟水、沭阳或攻鲁南,并于11月12日通报了晋冀鲁豫和华东军事领导人,要求刘邓陈粟等严密注意整11师动向,[1]但在华东,由于宿迁一路敌军尚未采取动作,陈毅、粟裕的主要关注点仍分别集中在鲁南和苏北。

        陈毅和山东军区领导人一度计划集中兵力在鲁南作战。11月1日,陈毅和黎玉等发了一份长电给中央,该电分析国民党军在华东战场共23个军(或整编师),计淮北6个、鲁南5个、苏中6个、胶济线6个(此外还有津浦线上的吴化文部);几个月来占我华东县城40余座,守备延长,进攻兵力只能抽出10个军(鲁南3个、淮北3个、胶济4个),“第二期敌深入我区作战,其战法有所改变,即放弃找我主力决战的方针,大胆挺进,避实击虚,而企图避免有生力量的损失,求得多占地区,使我兵粮来源少,造成我大兵团作战之困难,目前在政治上亦虚张声势。这恰与我相反,即我方不惜撤出某些地区,以采取歼灭其有生力量,扩大我之有生力量。?#23454;?#21306;得失与有生力量之消长成为敌我斗争之核心?#20445;?#25932;采取避实击?#27032;?#27861;收效甚大,使我主力疲于?#27982;?#25932;进攻?#36710;兀?#20027;力赶到变成消耗战?#20445;?#22914;仅山野全回鲁,临沂亦难长期确保。华野留淮海,则盐城、兴化等地在两个月内也难保持”。因此,陈毅提出今后作战意见:“目前分散迎敌不足以制服敌避实击虚狡计?#20445;?#25925;目前应决心留部队坚持华中局面,坚决集中王陶师、韦师配合八师、一纵、鲁南部队约十万人,以一个月时间彻底粉碎鲁南之敌,消灭他三个军到四个军,则全局可以改观?#20445;?#35813;方案“九月底十?#40065;?#27604;较难执行,因华野棉衣未解决,后方及地武未部署,但此时执行亦要忍痛暂放弃一面,留皮旅、五旅、九纵在涟水,仍可迟滞敌之前进?#20445;?#19978;述方针仍是执行中央集中兵力的原则,但需要统一认识”。[2]不过,毛泽东此前就认定鲁南敌之进攻系“调虎离?#20581;?#20043;计,“以便先解决苏北?#20445;?#25105;们切不可上当?#20445;琜3]对陈毅的主张未置可否。

        山野于11月上旬发动了台枣路反击战,此战的目标是调整部署中的敌整77师,未能获得预期的战果,主要原因在于兵力不足。据?#26007;?#22238;忆,11日8师攻击敌整77师,已经?#20998;?#36816;河边,包围了敌两个团,要求1纵增援一个旅;而1纵则因为要阻击整26师和快速纵队的进攻,根本抽不出兵力来(此前1纵因连续打阻击战,兵力消耗较大,刚刚缩编)。眼看到手的两个团,就是缺一个旅而吃不掉。陈毅一支接一支地抽烟,最后只好无可奈何地放弃这一大好战机。[4]陈毅于14日致电中共中央军委及张鼎丞、邓子恢等,再次提出:“此?#20301;?#30495;两日鲁南台枣路作战虽取得胜利,但仅是被伤与击溃敌人,不能乘胜开展歼灭战的主要原因仍是兵力不足?#20445;?#30446;前华中我集结兵力有四十四个主力团(山野在内),暂在华中无大仗可打,如能乘此机会将山野二纵、七师共四个旅或三个旅调转鲁南,迅速歼灭廿六师、七七师全部,再以主力沿运河转向淮北作战,则可转变战局?#20445;?#21542;则,鲁南形成长期对峙消耗局面,主力亦受牵?#30130;?#23558;来敌人再增兵徐海对进,则于我不利”。[5]

        15日邓子恢、曾?#20581;?#35885;震林致电张云逸、黎玉、舒同并陈毅、陈士榘等,坚决反对陈毅的主张,认为:“鲁南兵力不足是一个事实,但战争的重心仍在华中?#20445;?#22914;果二纵、七师北调即是平分兵力的办法,实为不利。只能确定那个是主要方向,不应平分兵力?#20445;?#24182;“希望军部不要再度变更战?#35029;?#21247;使主力疲于?#27982;薄6]

        陈士榘在回忆中写?#28291;骸?#33487;北、鲁南两个地区的敌人都很猖狂,我军在两个地区部队作战都很艰苦,?#20960;?#21040;兵力不足。所以华中的同志不同意将第二纵、第七师调往鲁南作战;山东军区的同志也不愿意将第一纵、第八师、鲁南警备旅等部队调往陇海路南作战,这?#20013;那?#26159;很可?#23731;?#35299;的”。[7]

        华中野战军在盐南反击作战获胜之后,粟裕于12月2日致电陈毅、陈士榘及中央,称“为粉碎李默庵之进攻,已令一师全部及十纵之三十旅、皮旅兼程南下,均限四号赶到盐城,求得连续歼灭该顽之二三个团之目的?#20445;?#19971;师除以一个旅担任钳制桂顽外,另一个旅作为机动兵力;九纵完全担任钳制宿迁之敌,并固守沭阳?#20445;?#38471;海路上之?#23637;?#35831;鲁南给以帮助”。[8]

        12月3日陈毅、陈士榘复电仅勉强表?#23601;?#24847;,未对山野主力南?#26053;?#30830;表态,一方面认为“仅留九纵在宿迁沭阳之线,则陇海东段防守兵力实感不足,我鲁南部队自应就可能南下增援?#20445;?#20294;同时又指出“应估计到鲁南之敌可能出击以配合南线?#20445;?#22240;而建议“我方对策华野应以争取再歼两李部队为方针并兼顾沭阳地区,我鲁南部队力争能歼击鲁南出击之敌,并能适时南援陇海路、新安之线,赶援沭阳但恐来不及,故该方后勤等【应】有应付准备,因鲁南之敌动向未明前是不宜轻易转移的?#20445;?#20026;此要求“我九纵及覃健部队应负责迟滞敌人五天至十天,则局势可无大?#28063;薄9]虽然该电是基于“现淮北敌方现有兵力不多仅孙良诚、六九师、预三旅,进击力量小”这一判?#24076;?#30041;下了“如徐州敌人新增,则情况尚有变化”这样的余地,但本质上仍是一个分兵作战的计划。

        次日,华中野战军致电山野,提出由粟裕率第1师等部队南下歼击东台向盐城之敌,以2纵、6师等歼灭由两淮向涟水进攻之敌,9纵负责阻击由宿迁进攻沭阳之敌,建议陈毅调第1纵队和滨海警备旅南援以确保沭宿公路。[10]12月6日酉时,粟裕单独致电华中分局及陈毅,分析了华中目前战局,认为?#26696;?#36335;敌人之目的,均图攻占盐阜,以结束其苏北战事。如让任何一路敌人之计划实现,则华中局势又趋险恶,且失去苏中大批粮食兵源,将迫使我军无法作战,苏中亦难坚持。因此,我们必须?#33268;?#36814;敌?#20445;?#23545;于调1师北上,粟裕明确反?#35029;骸?#19968;师必须在此求得二仗胜利之后,再行考虑北调?#20445;?#22312;此期间,九纵应以全力对付可能由宿迁东?#25630;?#38451;之敌,如不能击破敌之进攻,则以全力扼守沭阳,?#28304;?#20027;力来援”。[11]

        由于粟裕坚持“?#33268;?#36814;敌?#20445;?#23487;沭间仅靠9纵担任阻击任务又不足以退敌,陈毅改变了原来的想法,决心如果南下,则集中山野所有主力行动,避?#24245;?#36424;兵力分散的覆辙。在5日的复电中,陈毅提出:“如鲁南之敌不动,宿迁之敌先攻沭阳,我可集中一纵、八师、滨海警备旅全部南下参战?#20445;?#22914;鲁南敌先行动,或与宿迁敌同时动作,我则先歼鲁南东犯之敌,再转移兵力南下,歼宿迁东犯之敌?#20445;?#20294;要求“九纵需负责在宿沭间至少阻敌五天时间,我才能赶至”。[12]当天山野下发的“目前战斗准备工作指示”亦称:“野战军有巩固鲁南,相机打开鲁南战局,与兼顾陇海,增援华中之作战任务?#20445;?#24182;计划:“如峄枣之敌不做大举东犯,而宿迁陇海之敌首先东犯新安、沭阳时,我则留十师坚持万村、兰陵、向城、卞庄、长城地区,监视峄枣线之敌,主力南援华中”。[13]该计划虽然明确了集中作战的思想与部署,但山野南援在宿沭间歼敌之前提条件是9纵单独阻敌五天以上。然而,由宿迁沿宿沭公路到沭阳的距离仅约40多公里,大致在步兵一至两日行程之内,就地形来?#25285;?#20063;没有很合适的阻击地点,单靠9纵要完成这一任务的难度很大。

        12月6日,陈毅获得密息,得知国民党军整11师将开宿迁配合整69师进击沭阳,经过缜密的思考,陈毅给中共中央发电,提出四个作战方案:“(1)我军各路就地迎敌,则沭阳一路难以阻敌;(2)华野分担对东台两淮出击之敌作战,而以山野兼顾宿沭、鲁南两地。如是至少留三个团在鲁南阻敌,而以十二个团南下打十一师等部,估计该敌出击有三个旅至七个旅,欲根本歼灭此敌似难,如是则沭阳仍有陷落之危;(3)集中一纵、八师、二师、六师等部,首先歼击十一师于沭阳附近,箝制其他三路;(4)不怕沭阳被占,各部就现地待机,看明?#26143;?#20877;动?#20445;?#22312;这几个方案中,陈毅的倾向性非常明确,即“我们意见以集中力量确保沭阳、歼击十一师之一路为最好”。[14]这是宿北战役最初的决心和蓝本。

        7日,陈毅、张云逸、陈士榘联名致电张鼎丞、邓子恢、粟裕、谭震林等,通报敌新攻势已经探明,“十一师有于三日到徐州息?#20445;?#21028;断“十一师增宿迁后将为东?#25630;?#38451;主要之一路(可集中五个至六个旅)?#20445;?#20915;心“如宿迁敌人东?#25630;?#38451;确已出动,山野拟集中叶纵、八师、警旅全力南援,担任由北向南配合华野全力由东南向西北歼灭该路敌人,尔后再看情况回击鲁南东犯敌人。如此,华野主力(一、二、六、七师)应集结涟水附近?#23454;?#26426;动位置,山野(叶纵、八师、警旅)集结于陇海路北沂河沿岸机动位置,便于以三天行程内赶上进入战斗,同?#26412;?#21487;以?#23637;?#20004;面情况(涟水与沭阳、鲁南与沭阳)和不致过早暴露我之企图,使敌不进。不然,仅一纵南去不能解决问题,又陷于分散平分兵力成把口态势”。[15]

        之所以陈毅决心从“巩固鲁南、兼顾淮海”转到集中力量在沭阳一线歼敌,是经过了慎重考虑和商讨的:

        “当时曾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主张先打北边兰陵这一路。其主要理由是:战场靠近解放区,后方依托好。但是要把南边的部队(第10、第2纵队)机动上去,距离较远(第10纵队由盐城到郯城约210公里的直线,第2纵队由沭阳西南到郯城约80公里),而且当时的苏北部队有不同程度的地方观念,怕到鲁南去,要把他们调上去必须做很多的思想工作。

        第二种意见,主张先打中路,于宿迁出犯之敌,其主要理由是:

        1. 战场比较好,村庄小而密,没有水围子,房屋不坚固,便于我之行动与作战。

        2. 有较大间隙可乘。敌第69师战斗力不强,同时从宿迁出犯之敌未遭我打击外,其余三路之敌不久前遭?#24050;?#37325;打击,如在淮阴、涟水、盐城战斗中对敌第74、第28、第83师均给?#25628;?#37325;打击,因此,估计该?#26143;?#36827;必然慎重。而从宿迁出犯之敌第11师为陈?#31995;?#31995;,兵多骄傲,可能冒进;敌第69师原为广东部队,师长戴之奇是三青团中委,极反动,但他指挥的三个旅其中两个旅长是原建?#30130;?#20869;部矛盾多,战斗力不强。

        3. 敌是从一个地区出发,分为两个方向进犯,因此,间?#38431;?#26469;愈大,便于割?#30416;?#27516;。

        4. 我军集中,机动时间短,能及时捕抓战机。

        根据上述分析,两?#36214;?#36739;打中路较为有利,最后决定集中主力先打由宿迁进犯之敌”。[16]

        此时粟裕身在盐城前线,?#25239;?#20173;盯住苏北战事,希望能保住苏中这个粮源、财源和兵源的基地,对于将华中野战军主力集中至涟水,准备突击沭阳一线的主张提出异议。陈士榘回忆:“华中的同志仍有意见,发报给党中央,认为华中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敌人对华东地区的进攻重点在华中,我亦应?#28304;?#37096;力量使用于华中”。[17]12月8日,粟裕、谭震林致电陈毅,认为整11师东进,南面战役不能结束,对我极为不利,“仍建议山野迅速南下,至少进到陇海路边,以便二日内赶到参战。如因山野南下,则十一师不来,则更妙矣。我南面战役结束后,再集中力量搞十一师,则更有?#30416;鍘?#23545;六十九师是诱其深入,对十一师则以阻滞东进为宜”。[18]9日粟裕?#20160;?#22312;盐城以南伍佑地区歼敌数千,正组织追击。中央去电陈毅,认为“应待盐城作战结束,粟率一师北?#25285;?#24182;待?#26143;?#23436;全明了后,再考虑部署。届时请粟提出计划电告”。[19]10日,粟裕单独致电华中分局、山东、晋冀鲁豫领导及中央军委,对局势提出?#32422;?#30340;看法,认为:“蒋顽仍以徐州为其进攻华东(山东、华中)之核心,其进攻重点似仍在华中。因此,我们之重点亦应给于华中,各种战争力量均?#28304;?#37096;份使用于主要方向的判断?#20445;?#22522;于此,粟裕坚持:“盐阜、淮海?#30416;?#31918;食,华中粮食仍应靠苏中接济?#20445;?#25925;此,“目前在不?#28063;?#27491;面作战情形下,应?#23454;?#25903;援苏中之坚持”。[20]这份电报表明粟裕当时仍希望以保持华中为重点,尚未认识到华东作战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对于粟裕坚持以山野担任掩护,保障华中野战军主力在苏北作战的意见,陈毅从大局着眼,未予计较,于9日复电:“我率一纵、八师今夜移马头、沂河北岸机动位置,并兼顾打击鲁南出犯之敌,如需南下,二夜即可到宿沭路作战”。[21]当日晨,陈毅发布了作字第5号作战命令,对各部部署作出调整,使位于能“及时支援华中,机动歼击宿迁东犯之敌一路,并不失时机歼灭由峄台东犯之敌”[22]的位置。12月10日10时,山野据当日运字第28号情况通报,判断徐州之整11师有配合宿迁整69师、预3旅进攻沭阳县的企图,再次下达作战命令(第〇〇六号),令各部进一步南?#30130;?#24182;要求1纵和8师组织干部和侦察人员进行道路和地形侦察,修复各点渡河桥梁等,进行作战准备。该命令还特别要求“所有侦察人员一律化装便衣,伪装地方武装番号,严守秘密?#20445;?#21516;时为加强保密,将部队代号一律进行了更换。[23]

        12月10日,据华中野战军司令部?#25991;?#26417;振日?#29301;骸?#21313;一师已东调,将攻沭阳。去电苏中,请粟回师”。[24]这一“确息”当由华中方面?#32422;?#30340;渠道所获得,确认了“整十一师已调至宿迁,及六九师所属之六〇旅、四一旅已集结宿迁附近,五七师之预三旅已由大许家东开古邳、八岔路一线集结,工兵五团之一个营已准备在东沂?#30001;?#26550;设浮桥?#20445;?#20272;计“顽有于13、14两日东向沭阳进攻之可能”。该情报与国民党军后来的行动几乎分毫不差。粟裕闻讯后当天即急返涟水,当晚9时在孙徐庄野战军本部发布了“野战字第十九号”命令,以6师、10纵守备涟水,将2纵主力(该纵第4旅担任涟水至带河镇防务)集结于涟水以北陈师庵附近待机,7师主力(该师第19旅担任徐家溜至刘皮镇、老张集、?#32654;?#38598;、大兴庄一线防御)则?#28006;?#27821;阳以南的钱家集附近。[25]

        11日,毛泽东致电粟裕等,祝贺盐南战役胜利,并要求粟裕即日北?#25285;?#37096;署宿沭作战。[26]粟裕于12日赶到华中分局驻地老张集,和从鲁南赶来的陈毅会合。[27]当天陈毅、粟裕等两次致电中央对战役决心进行了调整。第一次“决定以盐城、沭阳两点为突击方向,涟水及鲁南为钳制方向”。[28]但不久之后,根据国民党军几路同时动作的情况,“故我改变作战方针,以涟水、沭阳两处为突击方向,鲁南和盐城为钳制方向”。[29]此两案的不同主要在于对华中野战军主力第1师、6师的运用,按照第一案,1师无需北?#25285;?#19988;6师应南下,协助1师在盐阜一带作战,有助于苏中的支持和?#25351;矗?#25353;照第二案则1师将北?#25285;?#38598;结于涟水附近,意味着对苏中及苏北可能要做放弃的打算。

        当日酉时,陈毅、粟裕、谭震林致电陈士榘、唐亮,告知鲁南敌明日东进,宿迁敌今已东攻,决心“我仍按原计划先打宿迁之敌”。[30]毛泽东次日复电肯定了歼击沭阳方向之敌的方案,指出惟有歼灭该敌方能保持沭阳在我手中,并?#24247;鰨骸?#22914;沭阳失守,华野主力即难在苏北继续作战,有?#40644;?#36716;至鲁南可能。此点必须严重估计到”。[31]至此,宿北战役的决策终于完成。

        由上述过程可以看出,由于泗县、两淮作战失利,山野和华中野战军的作战?#21344;?#34987;大大地压缩了,尤其是沭阳、陇海一线的纵深缩短,意味着华中和山东的联络线受到愈来愈大的威胁,这?#36130;?#20351;两支野战军不得不将?#25239;?#32858;集到这一致命的连接轴上来。虽然陈毅一度有分散作战的设想,两支野战军也一度被?#38382;?#24038;右而?#33268;?#36814;敌,但在共同的威胁来临之时,山野和华中的领导人最终还是选择了集兵作战。

        陈毅不但提出了宿北战役的构想,而且汲取了前一段作战不顺利的教?#25285;?#22362;决地将拳头捏在一起,集中山野主力先期南下,未计较华中方面在作战方向上的不同意见,从而使得集中作战顺利完成。陈毅的宽宏大度在此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陈毅为什么能评元帅?#21487;?#20110;听取意见、团结同志,发挥最大力量正是他的优点,这就叫帅才。从此,陈毅、粟裕这对黄金组合,耀眼中国大地。

        [1]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粟裕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201页。

        [2]《张云逸传》编写组、海南省档案馆合编:《张云逸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第302-303页。

        [3]《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三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中央?#21335;?#20986;版社,1993年。第537页。

        [4]《?#26007;?#22238;忆录》,?#26412;?#35299;放军出版社,1988年。第382-383页。

        [5]《张云逸传》编写组、海南省档案馆合编:《张云逸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第307页。

        [6]《张云逸传》编写组、海南省档案馆合编:《张云逸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12年。第307页。

        [7] 陈士榘:《内线还击 驰骋华东——忆解放战争第一年的华东战场(征求意见稿)》,1985年5月。第35页。

        [8]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92-193页。

        [9]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1-2页。

        [10]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粟裕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204页。

        [11]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94-195页。

        [12]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2页。

        [13] 三野:“宿北战役作战命令?#20445;?946年12月)。

        [14]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2-3页。

        [15]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3-4页。

        [16]《苏北——鲁南战役战例介绍》,1963年11月。

        [17] 陈士榘:《内线还击 驰骋华东——忆解放战争第一年的华东战场(征求意见稿)》,1985年5月。第36页。

        [18]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97页。

        [19]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粟裕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204页。

        [20]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99页。

        [21]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4-5页。

        [22] 三野:“宿北战役作战命令?#20445;?946年12月)。

        [23]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7-9页。

        [24]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粟裕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206页。

        [25] 三野:“宿北战役作战命令?#20445;?946年12月)。

        [26] 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工作办公室编:《粟裕年?#20303;罰本?#24403;代中国出版社,2006年。第207页。

        [27] 按照温镜湖的“陈毅粟裕宿北战前会合考?#20445;ā?#20891;事历史》1996年第6期,第48-50页),华中分局驻地是在涟水沭阳交界处的“张集”。温文中因为陈、粟14日给中央电报中提到“张集?#20445;?#25925;以为该地名当时是?#23567;?#24352;集?#20445;?#35813;结论有误(这一错误为《粟裕年?#20303;?#25152;沿用,参见《粟裕年?#20303;?#31532;207页)。据47年9月版二十五万分之一军用地图,当时该地就?#23567;?#32769;张集?#20445;?#25454;刘皮镇很近(约十四、五里),有城墙,是个较大的集镇,所以华中分局临时驻在此处。另外,华野12月10日“野战字第十九号”命令、1946年12月24日午时陈毅、粟裕等给军委的报告中都提到“老张集”。由此可知,陈粟会合的地点是“老张集?#20445;?#21644;现在地图上的地名是一致的,不能因为个别电报中的简称或误写,就误认为当时的地名是“张集”。

        [28]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201页。

        [29] 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第二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203页。

        [30]《宿北大战》,?#26412;?#20013;共党史出版社,2005年。第102页。

        [31]《毛泽东军事文集(第三卷)》,?#26412;?#20891;事科学出版社、中央?#21335;?#20986;版社,1993年。第575页。

        [32]“宿北战役主要经验教训?#20445;?#21326;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69页。

        [33] 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战史编审委?#34987;?#32534;辑室编印:《宿北鲁南战役——华东军区、第三野战军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战史资料选编》,1963年2月。第171页。

        本文作者 :严可复,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加盟作者 ,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这才是战争”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

        公众号作者简介?#21644;?#27491;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21360;?#26639;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20445;?#27426;迎关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25932;?#24687;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21344;?#26381;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