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生活>>正文

        衡东撞人嫌犯阳赞云的江湖:喜怒无常总打架 曾称要死得轰轰烈烈

        原标题:衡东撞人嫌犯阳赞云的江湖:喜怒无常总打架 曾称要死得轰轰烈烈

        文 | 蔡家欣

        编辑 | 王晓

        红色奇瑞路虎越野车从洣江东畔的空地上,顺着台阶俯冲进衡东县滨江公园时,陈江平正站在广场东侧的一个角落纳凉。车从他身边疾驰驶过,“距离不到半米”。还没回过神,他又看到车在前方打了个急拐,速度不减,直直地向广场中央正在跳舞的人群开去。有人被撞飞,在地上划了?#29238;?#22280;,没了?#20174;Γ?#20154;群如惊慌的鸟,喊叫,向四面奔开。

        衡东县位于衡山东?#21916;浚?#27939;水河穿城流过,夜暮降临,可容纳上千人的滨江公园聚集了跳舞、散?#20581;?#28216;乐的人群,像往常一样安逸休闲的夜晚,被突然闯入的这辆越野车打破了。

        “恐怖分子来了?#20445;?#36825;个念?#39134;?#36807;陈江平的脑海。晚上7点37分,他拿起手机不?#21916;?#25171;110和120,“但都没人接”。

        李玉住在广场旁的住宅楼上。她听到骚动,从窗户往下探,路虎车正好撞上了广场西侧的树?#24120;?#30768;”的一声,车熄火停?#38534;?#26446;玉在骚乱的人群中看到一个人拿着折叠铲、匕首追着人?#24120;?#25105;赶紧把家门锁紧,吓死了”。据新华社报道,截至9月18日,事故已经导致12人死亡,43人受伤。

        随后,警察、?#28982;?#36710;?#21483;?#36214;到现场。一名的哥赶到的时候,看见司机阳赞云被警察制住,“好多人在打他”。

        滨江公园西侧,被路虎越野车撞坏的树?#22330;?#25668;/蔡家欣

        “有女人缘”

        从甘溪镇新街出发,过甘溪河坝,沿山路约走3公里,在兴隆村洣水河边停下,隔着水塘,远远就可以看见五间并排的低矮屋子,灰瓦、白墙——这是阳赞云出事之前的“家”。

        阳赞云一家是从河?#22253;?#30340;小村庄夏浦搬过来的。1966年,甘溪河坝开工建设,河水上涨,淹了村庄人家。1968年,4岁的阳赞云跟随父母、兄姐,还有村里其他62户人家,500多个村民一起移民到了甘溪镇新街。他们?#28304;?#22833;去了地,只剩两厢房。11岁时,阳赞云的父亲去世,母亲做保姆维持生计,家境并不好。

        在朋友的眼中,阳赞云其貌不扬,脸颊?#23244;?#19968;道很深的刀疤,一只眼角的肉往外翻,但“女人缘很好,这个女的还没走开,那个女的又来了”。阳赞云对女人很大方,“见着女人就发钱?#20445;?#20294;关系都并不长久,“一般一年多就分开了”。

        第一?#38382;?#36133;的婚姻间接导致了阳赞云的第一次入狱。1992年,28岁的阳赞云在与第一任妻子的离婚案中,因不满法院的判决,闯入法官家中将其打成轻伤,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21483;?#20108;年。

        出狱没多久,阳赞云认?#35835;?#20182;的第二任妻子陈迎玲。据陈迎玲的父亲回忆,陈迎玲和阳赞云的关系维持了三四年。两人相差11岁,当时20岁出头的陈迎玲在镇上一家舞厅开音像店,阳赞云经常光顾,最后,阳赞云拿着一朵粉色玫瑰对陈迎玲说,迎玲,你给我煮饭。陈父起初并不同意,“(阳)离过婚,也坐过牢?#20445;?#20294;女儿希望和他过日子,陈父只能指望他变好。

        那?#38382;?#38388;,阳赞云在衡东县石湾镇开办瓷砖厂,与人打架被砍了一个手指。陈迎玲见了,又心疼又可怜,和弟弟把那个小指?#38376;?#27819;海绵包起来,送去了医?#28023;?#20294;最终没有接上。

        在生意上,阳赞云似乎并不守信用。在熟人的引荐下,阳赞云曾跟石湾镇一家砖厂老板签订了协议,三天以后,阳赞云突然反悔,“没有任何?#22616;?#30340;余地,说不干就不干”。

        两人在一起的四五年里,阳赞云从未讲过?#32422;?#30340;家庭,也没有提过和?#32422;?#26377;关的事,陈父对阳赞云家庭的了解仅限于“知道有一个姐姐”。

        陈父称,阳赞云做丈夫和女婿都不合格。陈迎玲家盖房子,陈父问阳赞云能不能帮忙出一万元,阳赞云直接大手一挥,大喊“没有钱”。陈迎玲没少遭到阳赞云的殴打,“有时候做饭不合胃口,抓起头发就打”。

        两人的关系以陈迎玲离开告终。1997年,陈迎玲因阳赞云不顾家,两人?#26143;?#19981;?#20572;?#32467;婚仅3个月便结束了婚姻。同一年,阳赞云的母亲逝世。

        陈江平是阳赞云的远房亲戚,两人有十几年的交情。阳赞云告诉陈江平,陈迎玲家盖的房子,有他出的钱,“要去讨回来?#20445;?#38472;江平跟着去了。到场,话没问两句,阳赞云直接一拳打在了陈父下颌。在场的陈江平吓到了,赶紧拉住阳赞云,“这样不可以”。看着不讲道理的阳赞云,陈江平很快离开了,不愿再插手。

        最终,阳赞云拿着陈迎玲家人给的5万“分手费?#20445;几?#36149;州开矿去了。

        甘溪镇新街,阳赞云?#26377;?#38271;大的地?#20581;?#25668;/蔡家欣

        以放贷、赌博为生

        2000年左右,回到衡东的阳赞云卖了祖籍老屋。2001年到2009年间,阳赞云多?#25105;?#20026;涉嫌犯罪入刑,期间与第三任妻子离婚。

        他曾多次非法贩卖海洛因供他人吸?#24120;?#21644;同伙携带铁锤、铁棍等凶器闯入他人家中打人,也曾因在母?#36861;?#21069;祭奠时失火引燃山林。

        2009年,阳赞云和同伙进入一位“牌友”家中,用刀威胁对方写下一张60万元的欠条,此后多次索要“?#25151;睢保?#29359;敲诈勒索罪被判处有期?#21483;塘?#24180;。

        这次出狱后,阳赞云在衡东?#38382;?#22823;酒店给人看场子,以放贷、赌博为生。

        阳赞云嗜赌成名,但牌风不被认可。牌友李洪江记得,阳赞云?#22365;?#28857;钱就要走,输了就要别人一直玩下去”。开牌馆的张红齐也不满他在牌桌上的“?#32536;馈保?#21457;牌规矩有时候都不作数,要按照他的心意来”。

        一?#24908;?#21451;回忆阳赞云,看上去没什么特别的,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但是相处久了就知道他“有性格?#20445;?#19981;是那种可以吃得了亏的人。

        “脾气一上来,就动手打人,也不讲为什么?#20445;?#38472;江平说。张红齐记得,阳赞云容易暴躁,总在牌馆里跟人吵架,打架。

        牌友李洪江认为,阳赞云喜怒无常是看人下?#35828;?#20182;不敢跟我们这些老板这样,生气了,肯定是要跟你耍赖”。

        有一次一个女孩打牌输了几万元,李洪江等人表示要给她200元饭钱。阳赞云坚决不同意,“这是人渣,不要理,你今天给她,她明天又会找你要,饭都不能给她吃”。虽然后来在大家的坚持下,女孩跟随众人去吃饭,“饭桌上也不准人家先吃,就?#30340;?#22825;天在这里吃饭,还不拿钱”。

        阳赞云喜欢呼朋?#25509;眩?#26366;带着?#29238;?#23567;弟到李洪江家里打牌,但从来不顾及在场的众人,跟别人说话总是不?#22836;车?#21387;着嗓子吼,“一群人在一起,?#30475;?#20182;都要纠出弱一点的人,来讲他几句,显得?#32422;?#26159;老大一样”。

        李洪江看不惯他,“没有同情心、凶狠?#20445;?#20294;也能理解,“看赌场、搞放收(高利贷),必须要狠,不然收不?#35282;保?#20182;管阳赞云这类人叫“打流?#20445;?#25630;偏门的”。

        李洪江觉得,阳赞云出道早,却混得一般,身边也没什么真正的朋友,跟他不会做人是有关系的。

        一次打牌,陈江平输了五千,阳赞云赢了一万,陈江平想从阳赞云挪点钱,被当众拒绝,“兄弟归兄弟,我这些一块钱都不会给你?#20445;?#25509;着他又说,“可以放收(收利息),拿一万都可以”。就在几小时前,阳赞云才还清陈江平的?#25151;睢?/p>

        阳赞云五进五出牢狱时,陈江平花钱帮过他,“一个人,也没有小孩,没办法,只好帮他”。2010年前后,陈江平买了辆新车,被阳赞云借去开,结果发生车祸翻车了。阳赞云拒绝赔付修理费,并喊人来找陈江平的麻?#24120;?#35201;求他归还两万元的?#25151;睢?/p>

        阳赞云在甘溪镇兴隆村的住所。摄/蔡家欣

        疾病缠身

        张红齐回忆,阳赞云总是低着头,“打牌是,走路也是?#20445;?#25402;胸妇人低头?#28023;?#19968;看就不是好人”。一?#24908;?#21451;描述阳赞云,看上去像乡巴佬,不洋气,给人感觉也没什么实力。

        阳赞云小时候的邻居说他争强好胜,凡事都想赢别人,“所以才尽搞那些来钱快的”。“他(阳赞云)其实是有些自卑的?#20445;?#38472;江平说,他劝阳赞云好?#31859;?#20154;,对方回他,“要死得轰轰烈烈”。

        在李洪江的记忆里,阳赞云似乎没什么开心的事,“一般不?#19981;埃?#36194;了钱就拿去花,也不做什么?#38534;薄?/p>

        相处了十几年,陈江平也说不清这人的性格。静下心来的时候,阳赞云可以持续两三个月只躺在宾馆看电视,“不出去惹?#38534;保?#21035;人在一旁打闹,他也无动于衷,“说话都显得特别稳重”。

        2015年,在兴隆盖起了?#32422;?#30340;房子。阳赞云在甘溪镇兴隆村?#38378;?#20102;一家农业公司,注册资金为1000万。此后一年,阳赞云在当地招了数十个工人,大动土木,挖山、开塘、建房、修路、种树。

        货车司机李成国曾听朋友说起,“当时(阳赞云)觉得年纪大了,应?#31859;?#28857;正经事,决定在那里(兴隆)搞个旅游区”。陈江平曾?#30333;?#36807;,“既没钱,也没关系,哪那么容?#20303;薄?#38451;执意继续,还豪气地说“要还夏浦一片青山绿水”。

        新华社报道称,项目?#23548;?#21040;帐50多万,公司也并未对外营业。阳赞云曾找过陈江平,希望他投钱,陈没答应。同年2月,阳赞云以“零首付”按揭的?#38382;?#36141;买了路虎越野车,分三年还清,用之前的放贷利息还每月11000元的车贷,目前尚有6万多元余款未付。

        阳赞云找到张明明,要租十年的地,“人很和善?#20445;?#36825;是张明明对阳赞云的第一印象。旅游项目中止后,原先建筑的钓鱼台、铺设的石板路、栽种的景观树成了便民的设施。

        没有家的阳赞云在这里住下了,成为村里一道别样的风景线。他开着一辆红色越野车,穿梭在河塘间的水泥路,车上经常载着不同的女人。以前鲜少人至的村落,开始有各?#25351;?#26679;的车进出,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会结伴来这里烧?#23613;?#24320;摩托艇。

        与在村外截然相反,阳赞云在兴隆村口碑很好,大?#20581;?#21644;气是村民们对他的评价。在李雨河看来,虽然听说过这位邻居在外的一些不良事迹,但平时为人很热情,?#30333;?#33756;好吃,喜欢?#20889;?#20154;”。

        张明明回忆,阳赞云平时话不多,遇见了会打招呼,平时?#19981;?#24110;忙捎东西到城里,摩托艇随意搁在岸边,有油就直接去开,没油买油就?#23567;?/p>

        李成国给阳赞云拉过两个月货,每天干完8小时的活,就到办公室找阳赞云拿钱,“当日结算,从不欠?#21097;?#20182;也不记帐”。逢?#23244;?#22825;,没有活,阳赞云还是会照常支付报酬,“他觉得耽误别人了”。他跟工人之间不摆架子,休息的时候总发烟给工人吃,“没有一副老板的样子”。

        2017年兴隆村修建道路,阳赞云还捐了1万元。

        甘溪镇中心村(注:中心村包括兴隆村)的修路捐款功德碑,阳赞云的名字位于第二列第三?#23567;?#25668;/蔡家欣

        最终,阳赞云以5万元的价格,把开发过的那片山,两个水塘,两个铁皮屋子,转租给邻居作为养鸡场。案发后,警方从阳赞云家?#20852;?#20986;他人写的借条9张,涉及金额49万元。据新华社报道,除此之外,阳赞云也欠下了不少债务。

        当地村民觉得,是疾病挡住了阳赞云事业的?#25386;健?/p>

        阳赞云在县医院查出胃癌并进行手术,大部分的胃经被切除,之后还查出冠心病、心肌梗塞等。

        阳赞云没有避讳?#32422;?#30340;病,他告诉李成国,?#32422;?#24471;了癌症,活不了太久了,“想得很开,不像别人得了重病想不通”。?#30142;?#21518;,李雨河经常看见阳赞云在河中游泳,“他说这样对身体好”。

        阳赞云住所的餐厅。摄/蔡家欣

        蓄意报复

        关于家庭,陈江平不懂阳赞云的想法。年过半百,阳赞云还孑?#28784;?#36523;,陈江平看不过,劝他,“找一个老婆,好好去生活,到时候老了,病了,都有人照顾”。阳赞云显得有些无所谓,“没有关系,要死的话,死在医院、宾馆都可以,这个没关系”。

        阳赞云邻居李雨河觉得,阳赞云找女人可能更看重情义。2017年,阳赞云认?#35835;?#29616;任女友聂某?#24120;?#23545;方1963年出生,是衡东县的退休职工,李雨河看得出来,阳赞云“很喜欢这个女生”。

        但爱情并没有给阳赞云带?#31383;?#23450;。

        2017年5月,阳赞云与毛某珍、刘某林在朱某福家赌博时输了钱,怀疑是毛某珍联合他人“出千”导致其输钱。

        8月17日,阳赞云电话纠集?#38405;?#28023;等人来到酒店房间,当场抢走毛某珍2万元钱,并连续扇了毛某珍几耳光,声称毛某珍“出千”赢了其3万元钱,要毛某珍将钱还清。毛某珍不承认“出千?#20445;?#38451;赞云拿起房间木?#35270;?#20877;?#38395;?#25171;毛某珍,被向某辉拦住。其后,刘某林将?#32422;?#30340;6500元钱交给阳赞云,向某?#32536;?#20445;剩余3500元钱由其归还,阳赞云才带人离开现场。

        衡东县人民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向衡东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后,一审法?#27827;?018年1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认为,被告人阳赞云强拿硬要公私财物,情节?#29616;兀?#20854;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21483;?#19968;年六个?#38534;?/p>

        一审判决后,阳赞云不服,提起上诉,认为他被人“出千”骗钱在先,打人是因生气所致的不文明行为,其既没有抢劫之心,也没有寻衅之意,更无寻衅滋事的行为,是被人栽赃陷害,请求法院改判无罪。

        二审法院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于2018年3月15日作出终审判决,鉴于阳赞云寻衅滋事犯罪情节较轻,且有自首情节,依法予以改判,判处有期?#21483;?#19971;个?#38534;?/p>

        被判刑后,阳赞云心里一直对法?#21495;?#20915;不满,且自身疾病缠身,感觉生活无望,有了蓄意报复的想法。

        2018年3月30日,阳赞云刑满获?#20572;?#24320;始着手策划报复行动,因为考虑?#38454;约?#30340;亲属和女友一直对他非常关心照顾,舍不得离开他们,内心一直处于纠结之中,迟迟未下定决心,也从未对人透露过报复的念头。

        外人也没有看出阳赞云的异常,世界杯期间,阳赞云白天睡觉,晚上一个人在家看?#28909;?#21040;凌晨三四点。8月17日,阳赞云驾驶奇瑞路虎越野车带着女友,从湖南出发,一路沿贵州、四川、西藏、青海、宁夏、内蒙古、山西、北京等地?#32422;?#28216;。9月6日,回到湖南衡东后,连续3天每天白天在其朋友开的牌馆里打牌,晚上回甘溪镇家?#20852;?#35273;。

        9月11日下午5点多,李雨河看见阳赞云载着女友来过夜,9月12日上午8点左右又出去,“两个人好好的,没吵架,和平时一样,情绪都很正常”。

        据警方调查,9月12日当天,阳赞云病痛折磨加剧,且感到随着年龄越来越大,很多同龄人连孙子都有了,而?#32422;?#26080;儿无女、一无所有,越发感到悲观厌世。

        当日,阳赞云开车把女友送回家,然后独自返回县城,开到衡东县法?#22909;?#21475;附近守候,意图冲撞法院工作人员。未觅得机会后,驾车冲入位于县城的洣江广场。

        事发后,不时有人来兴隆村钓鱼,望着身后紧闭的门窗,一位鱼客惋惜道,“以前?#30475;?#37117;留?#39029;?#39277;,可惜了”。

        屋内的摆设还是事发之前的模样,餐桌?#25103;?#30528;一瓶未开启过的啤酒,电饭锅开着盖子,墙壁上挂着一幅字——情生百味。

        (除阳赞云外,文中人物均为化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30036;?#21457;布平台,搜狐仅提供?#30036;?#23384;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