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文化>>正文

        拍下監獄里的“體外受精”,他入圍馬格南攝影大獎

        原標題:拍下監獄里的“體外受精”,他入圍馬格南攝影大獎

        01

        內容來源網絡 若侵權請告知

        “我們并沒有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年代,我們只是生活在一個和平的國家。”

        世界并不風平浪靜,今天為大家帶來的這個故事便隱藏著洶涌暗潮。

        圖片中的女人名叫阿瑪·埃利安,巴勒斯坦人,39歲,她的丈夫安瓦爾·埃利安于2003年被以色列當局以“政治犯”的罪名逮捕入獄,并被判處終身監禁。

        丈夫入獄十幾年,她的懷里卻抱著兩枚“愛情的結晶”——這就是今天這個攝影項目“Habibi”(阿拉伯語,意為“我的愛”)的關鍵點。

        空蕩的房間。伊曼的丈夫1978年4月4日被逮捕并判處38年有期徒刑。2011年被釋放后再次被捕,并被判終身監禁。

        照片的拍攝者是意大利紀實攝影師安東尼奧·費齊隆戈(Antonio Faccilongo),他長期在亞洲、中東,尤其是政治形勢緊張的巴勒斯坦地區拍攝,關注人道主義、社會、政治和文化等問題。

        他的攝影項目 Habibi,講述了被關押在以色列監獄的巴勒斯坦犯人和他們家屬的故事。

        那娃加,37歲 ,照片上的男子是她的丈夫伊薩,41歲,被判處22年徒刑。他們有一個2歲的孩子,通過試管嬰兒誕生。

        費齊隆戈拍攝時,大約有7000名巴勒斯坦人被列為“安全囚犯”,被以色列當局行政拘留,面臨25年或更長時間的徒刑。一些被拘留者被定罪,而有些只是因為他們對以色列國家安全的潛在威脅被拘留。

        這意味著除了嚴峻的政治局勢,巴勒斯坦地區有相當大數量的男人囿于藩籬。面對丈夫的缺席, IVF(In Vitro Fertilization),即體外受精,人工受孕,成為了妻子們在絕望邊緣的一縷希望。越來越多的巴勒斯坦婦女涉險從監獄里偷運出自己丈夫的精子。

        被裹在巧克力里的圓珠筆管

        監獄允許犯人的配偶和直系親屬每兩周探監一次,每次45分鐘。探監人需要通過非常嚴格的搜身,才可進入監獄。在監獄里他們只能通過玻璃上的電話進行交談,不能進行身體接觸。

        但是囚犯的孩子除外——在每次探訪結束的最后10分鐘,犯人們可以擁抱自己的孩子。這時便是能讓精子離開監獄的最佳時機。

        犯人把自己的精子放進空的圓珠筆管里,再把筆藏在巧克力里交給孩子。

        育嬰箱里的試管嬰兒

        一名剛剛生下嬰兒的巴勒斯坦婦女

        過去三年中,有60多名嬰兒通過體外受精出生。納布盧斯的 Razan 生育診所和加沙的 Bas-Basma 生育診所為囚犯的妻子免費提供這項醫療服務。

        費齊隆戈說,大多數媒體在報道時通常關注巴勒斯坦的戰爭問題,很少細致入微到人道主義范疇,他的這個項目,就是要關注人的尊嚴,揭示隱藏的現實,讓觀眾了解巴勒斯坦人民的日常生活。

        而對于這些巴勒斯坦婦女來說,她們的生活在丈夫被帶走后仿佛被按下“暫停鍵”,人工授精不僅僅意味著愛意和延續家族血統,也成為了她們在以后漫長人生中的精神支柱。

        Habibi 系列入圍了2016年度 LensCulture 肖像獎、2017年馬格南攝影獎。

        她們相信,終有一天丈夫會回到自己身邊,當他們回家時,監獄之外有一個家在等著他。這也是她們讓自己等下去和活下去的理由。

        對于這些婦女來說

        比起歸期遙遙的愛人

        孩子是可以貼到胸口的溫暖

        文/ 佚

        來源:網絡

        本文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聯系刪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