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娛樂>>正文

        廖凡:演技沒法分高低,每個人在一瞬間都是好演員

        原標題:廖凡:演技沒法分高低,每個人在一瞬間都是好演員

        廖凡接受搜狐娛樂專訪

        搜狐娛樂訊 (哈麥/文 玄反影/圖 李新/視頻)9月21日,賈樟柯新作《江湖兒女》上映,廖凡在里面演了一個北方小縣城里的江湖大哥斌哥,隨著時代的變遷,處境和心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雖然角色沒有趙濤演的“大女主”巧巧光彩奪目,但作為搭檔,廖凡的演技沒得說,會讓人感嘆不愧是影帝。

        不過,在聊到表演時,廖凡卻又不同的見解。在他看來,演技沒法分高低,所有人在那么一瞬間都是好演員。“在我的觀念當中真的是沒有誰好或者不好,只有合不合適。”

        廖凡科班出身,曾經默默無聞很多年,屬于戲好人不紅的類型。直到2014年的《白日焰火》讓他獲封柏林影帝,才被更多大眾認識。這之后,又有《師父》、《心理罪》、《邪不壓正》三部電影。《師父》里的表演頗受好評,《心理罪》整部電影和李易峰的演技被很多人吐槽卻很少有人說廖凡不好的,《邪不壓正》里的朱潛龍在很多人看來是這部電影最大的亮點。

        接下來,廖凡還會出現在刁亦男的新作《南方車站的聚會》和崔斯韋的《雪暴》中。前者搭檔胡歌、湯唯、桂綸鎂,后者搭檔張震、黃覺、倪妮。

        曾經一度對表演失去了熱情的廖凡,如今覺得自己的狀態是“漸入佳境”。

        “拍完《江湖兒女》后,有一點茫然,有一點無所是從”

        搜狐娛樂:《江湖兒女》已經拍完很長時間了,現在宣傳期,你又來回憶,是有非常記憶深刻的事情,還是說這個電影拍完,就過去了?

        廖凡:不會忘記的。這個工作的樂趣之一可能就是在于此,就是當你聊到這些事情的時候,你馬上能夠回想很多場景,甚至于那天的天氣,拍攝的條數,自己和對方出現的失誤可能都能記得住。

        廖凡表示拍完《江湖兒女》后有一些茫然

        搜狐娛樂:有一些演員能快速切換,把戲和生活分的很開,有一些演員可能會出來的比較慢,自己也會受角色一些影響,不知道你屬于哪一類?

        廖凡:不太專門去想過這個問題,也沒有對比,不知道自己是快還是慢。但是工作會給你帶來一些影響,情緒狀態什么的,然后你會不自知。

        我在拍完《江湖兒女》之后,確實有一點茫然。可能那一段工作的時間比較密集,連續拍了幾個戲,加上最后面這個。因為我們這個電影是順拍,就是第一段、第二段、第三段,這么一個過程,包括每一段戲的順序幾乎都是順的。不是到了第三段我還有一些中風嘛,就是還是在那個狀態,突然你結束以后吧,好像是有一點茫然,有一點無所是從的意思,然后回到生活節奏當中來不知道該干嘛了。

        搜狐娛樂:你接到劇本的時候,通常會覺得這個戲還挺好演,我有一定把握,還是說挺忐忑,要在過程中不斷磨合才能進入?

        廖凡:不一定。但是我從來沒有覺得什么事都是有把握的。好像每一次都是忘了之前的那一些必要的流程是什么,就是你要做什么準備,該怎么開始,好像這個事都記性不太好。

        每一次開始進入的狀態不一樣。就比如說去拍賈導演這個戲,可能最開始是從語言進入,要學說山西話。在其他的作品當中就可能不是這個開頭。但是在他的電影當中就是這么一個開頭,從語言開始進入,去學習怎么樣能夠迅速的掌握,有沒有效,所以不會有那種十足的把握說,這個事就能辦成的。

        “每個人對江湖的理解都不一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江湖”

        搜狐娛樂:導演受了很多香港的黑幫片、江湖片的影響然后來拍這個故事,但是斌哥這個人物他又不是傳統的那種大哥,你是怎么去把握這個人物的?

        廖凡:其實人物的身份就是一個符號,就是一個社會的屬性吧,吸引我的并不是因為他的身份。

        廖凡表示很喜歡賈樟柯的電影

        我喜歡賈導演的電影,喜歡他講故事的方法,喜歡他說的這個故事。因為他的故事都是普通人的故事,表達的都是一些最普通人的情感。包括《江湖兒女》當中斌哥這個人物,他吸引我的是他經歷的變化,他的選擇,跟他的身份沒有什么關系。

        搜狐娛樂:那你怎么看他身上這種情和義的變化?一開始覺得他挺有情有義的,到后來其實是發生了很大的心理的轉變。

        廖凡:我自覺得好像他并沒有發生多大的偏差,但是他的境地是發生了變化,他對于情義的一些認知,或者一些表達的方式產生了變化。

        搜狐娛樂:你覺得他是很獨特的個人形象,還是說他代表當時一類人的狀態?

        廖凡:我覺得他可能是有共性,而且這樣的人并不在少數。在那個時代背景下有很多人其實都在漂泊,都在去到不同的地方,做不同的事情。

        在開始去演出的時候我老覺得那是別人的故事,當然不是因為我演完了他就變成了我自己。后來我看完成片以后,我覺得我能在上面找到一些投射到自己身上的影子,就是這種境地、遭遇,其實是跟自己有關系,或者是有些人去看的時候或多或少都會想到自己。

        搜狐娛樂:現在很多人覺得江湖可能是電影里一種懷戀的東西,現實中不太存在了,或者說意氣這個東西都已經不存在了,你怎么看電影里面表達的跟現實中的這種反差?

        廖凡認為江湖氣并不是單純的意氣

        廖凡:江湖并不是單純意氣,它還是更寬泛一些,涵蓋的還是更多一些,有一種大家都認可的秩序,或者是在秩序之外的一種方式。每個人對于江湖理解都不一樣,而且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江湖我覺得。

        搜狐娛樂:電影講的是一個大的時間和空間上這個時代在發生變化,然后其中的人也發生了變化。從你個人來說,你有這么多年的生活經歷,你對于江湖,對這種情義的理解和感受,會跟電影有一種共鳴嗎?

        廖凡:我覺得可能在某一個環境當中,大家有的時候是主動的,有一種叛逆也好,或者是挑戰也好。但可能到了一定程度的時候,它變成一種沒法擺脫的,也是被裹脅在其中你不可能去抗拒的,甚至于是迫不得已,你只能這樣,有一些東西是得認可。但可能這些最后你都可以放下來。就像斌哥和巧巧一樣雖然起起落落,分開再見面,就可能他們最后沒有放下來的還是那些情義,還是那些最真摯挺樸素的情感,沒有多高尚那個層面,就是挺樸素的一些情感,任何人之間最初的一些情感,那個東西我覺得挺感人的,而且挺珍貴的。

        “演技沒法分高低,所有人在那么一瞬間都是好演員”

        搜狐娛樂:看你這幾年幾部片子,每部風格都不一樣,表演方式也不一樣,作為演員,你不同片子里的表演,它是有一定的技巧和方法嗎?

        廖凡:這個會根據導演作品的表達不同而不同。比如像姜導演的《邪不壓正》和賈導演這個《江湖兒女》,都是極個人的作品,而且個人特色特別鮮明,一個是很抽離,人物都是符號的,一個是完全寫實,甚至比現實主義還要現實主義,就是捕捉最細小的戲劇性的,導演詮釋這個作品的時候他的風格是不同的,那么演員在其中要適應這個東西。

        廖凡覺得,自己的演技就然別人去評價吧

        搜狐娛樂:大家說這個演員演的好,有一句通俗的話,演什么像什么,像被角色附體了一樣,你在演這些戲的過程中會有這種感覺嗎?

        廖凡:這事我說了不算,只能別人說了算吧。我根本就不知道,根本就不去判斷這個事。

        搜狐娛樂:一個演員戲演的好是導演的功勞,演的不好是導演不行,你同意這個說法嗎?

        廖凡:這倒不是說好和不好,只能是你在這個作品當中合不合適,就是你跟他的表達風格合不合。當然你要跟他的風格是相合的,那么你就更出效果,如果不合適可能就是背道而馳。所以肯定要搞清楚這個風格是什么,這個很重要。

        搜狐娛樂:大家會說你演技好,他演技不好,就是演員在這個戲里的貢獻。你說的這種,合的時候就能演的好,不合的時候就可能背道而馳了,這跟演技相關嗎?

        廖凡:我覺得演技沒法分高低,所有人其實在那么一瞬間都是好演員對嗎?這個大家不得不承認,在生活當中,在工作當中,在那么一瞬間都是完美的表演,只不過是說用在什么地方。

        搜狐娛樂:那為什么大家經常罵一些小鮮肉,說這個演的真爛。站在觀眾的角度你怎么看?

        廖凡:可能就是他不合適,或者是對于大家期待的這個人物理解還不夠,也許是這樣。但是在我的觀念當中真的是沒有誰好或者不好,只有合不合適,我不覺得他們的演技會爛,肯定在生活當中他們還是很棒的,或者在某一部其他的戲中,只不過是你運用在哪兒了。

        “賈導拍到好東西的時候,他像一個大男孩那種感覺”

        搜狐娛樂:賈導跟演員是什么樣的溝通方式?你從他這兒感受到了什么樣的表演方法?

        廖凡:他還是很內斂的。就是在他的劇本當中,在他的文字當中你能夠感受得到他的簡潔,他的生動,他對于戲劇的安排,他都是用一種極其日常的那種作息的方法,通過劇中人物生活的日常轉換,把劇情都帶在其中。讀劇本會就像讀小說一樣,就是很細膩那一種。

        當然他本人在交談當中也是這樣,邏輯性很強。他的條理性非常清晰,也沒有廢話,你去看他的采訪,或者他的一些講座都挺有意思的,對事物都有態度和思考。

        但是在現場,他完全是另外一種狀態,或者是在某一刻他是另外一種狀態。他拍到一個讓他感覺到好的東西時候,他像得了一個玩具,一個大男孩那種感覺,興奮、高興、熱情,那種創作激情是非常飽滿的,而且他通過這個感染到所有工作的人,有的時候是很有意思的。

        就像我們之前說過幾個橋段,其實都是非常有他的投入,對于這種畫面他那么的動情,他對所有創作者都是有感染性的,那種東西會讓你很有興趣和他去碰撞。

        我和趙濤在演出的時候,他很少來說戲。故事情節大家都知道了,人物背景很早時候就已經交流過了,開始做劇本研討會的時候都已經闡述的非常清晰了,他把這一切都布置好了,說看你們的了。那我和趙濤之間也沒有更多的交流,就是劇碰,都是保持這種狀態去感受。

        廖凡表示,賈導拍到好東西的時候,他像一個大男孩那種感覺

        然后有的時候確實是很讓人心動,因為你是未知的。就像我們在那兒跳舞,我就轉過頭對著其他的女的群眾演員在那兒跳,趙濤就很本能一下把我給拉回來,拍完以后我說你反應真快,她特別符合那個劇中的人物,然后又是沒有商量過的。通過這個舞蹈有吵架又有和好,完成了很多劇情的推動,這種東西都非常打動人。

        搜狐娛樂:那場戲大家印象都很深刻。還有在賓館分手的那一場戲。

        廖凡:包括賓館之前,其實在江面上,公安局出來,那一個也很好。因為那個戲劇沖突沒有那么的強烈,就不像第三段里面他動不了了,然后在那里吃飯吵起來了,或者在賓館分手,它本身有戲劇沖突性。

        在那之前江面上去,兩個人五年后再見面,有很多時候都是停頓,都是沒有語言的,但是你停在那兒的時候,你還是感覺到這種暗涌吧,就像旁邊的江水一樣一陣一陣的暗涌,兩個人相互沒有說話,看著遠方,甚至還能很偶然聽到江面上有人在那兒喊,特別像某一種船工的號聲一樣,或者是吆喝聲一樣,很遠很遠,那都是偶然錄下來了,那種停頓又很有機,又不覺得尷尬。

        “在表演上我應該算是漸入佳境”

        搜狐娛樂:現在電影快上映了,你作為演員,會關注這個電影多少票房嗎?

        廖凡:當然如果有更多人看到這個電影,還是會很高興的事。還是愿意讓更多人去了解,去觀看。或者在看電影的同時能夠感受到一些什么,或者是單純的看一個故事都挺好的。

        搜狐娛樂:現在除了影帝之外,還有一個說法叫“票房帝”,就是這個演員有多少的票房,有多少大的號召力,你怎么看票房號召力這事兒?

        廖凡:票房好就是證明這個產業辦的很好。但不一定票房好電影就很好看。有一些電影呢它不是那么的高票房,但是它說的故事我覺得還很好看,應該都存在。有票房好的供普通觀眾娛樂,還有一些呢是成熟一點觀眾,或者有一些想法的觀眾需要看到這些,每一個層面的東西都有,這樣才是一個良性的循環。

        搜狐娛樂:你現在在選項目上會在意商業片、文藝片,大制作、小制作這些嗎?

        廖凡:我都在嘗試,大制作我也在嘗試,商業片我也在常嘗試,這個不沖突吧。

        廖凡覺得在表演上,自己是漸入佳境的

        搜狐娛樂:其實現在市場上劇本很多,但其實好的也并不是那么的多。

        廖凡:但問題大家都知道它不好還要去看啊。是不是想看它到底有多不好,所以才把它票房炒高一點?

        搜狐娛樂:比如說這段時間確實沒有碰到好劇本,你寧愿不拍戲等著,還是說我稍微降一點標準,接一兩個拍著?

        廖凡:看你需要是什么,你保持一個好的狀態,你也可以去做一些新的嘗試,這個并不沖突。

        搜狐娛樂:你曾經說過有一段時間你對演戲的熱情沒有那么大了,后來又重拾起來了,現在在表演上算是你最好的狀態嗎?

        廖凡:我自己覺得應該算是漸入佳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