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科技>>正文

        ofo回應“人去樓空”,2018年的最后100天,戴威如何度過?

        原標題:ofo回應“人去樓空”,2018年的最后100天,戴威如何度過?

        雷軍說,如果站在風口,連豬都能飛上天;劉強東說,飛上天的豬,死得會更快。

        摩拜和ofo,都不是風口上的“豬”。在一度血雨腥風的共享出行領域,能夠生存下來,本身就是能力的證明。

        但寒冬對所有事物一視同仁,與被收購之后好歹有了美團這棵大樹可以依靠的摩拜,沒能踩對節奏的ofo,在最近幾個月顯得愈發窘迫了起來。在經歷了屢次傳出資金鏈斷裂之后,9月22日,“ofo北京總部人去樓空”的傳聞出現在朋友圈,鏡頭捕捉到的一片狼藉里,ofo公關總監回應稱:我們只是租約到期了要搬到別的地方,哪里有什么“人去樓空”。

        “戴威又借錢了”

        大約10天之前,財聯社,界面等多家媒體報道稱,ofo在近期收到了來自阿里的6000萬元的借款。

        是的,戴威又借錢了。

        回首5月,戴威說ofo迎來了“至暗時刻”,表態ofo要保持獨立:“如果你們不想戰斗到底,現在就可以離開公司。”

        從那時起,滴滴收購ofo的傳聞幾乎被炒成了“每個月總有那么幾天”的熱門話題,伴隨著的“邊角料”,則是阿里系的融資和借款消息。

        7月30日,36氪報道稱,ofo和滴滴談判已經接近尾聲,程維對ofo的預期收購價格只有美團收購摩拜的一半——15億美金左右。

        8月3日,鳳凰科技報道稱,ofo相關的收購談判已接近尾聲,滴滴與螞蟻金服聯合出資收購,作價14億美元,同時還將承擔ofo2億美元的債務。

        8月22日,極客公園消息稱,ofo 最終“賣身”滴滴的協議已經達成,公司作價20億美元左右;另外,ofo的眾多小股東正在陸續收到需要確認簽字的文件。戴威暫時保留董事局職位,而ofo的其他幾位聯合創始人出局。

        關于市場上花樣迭出的傳聞,ofo官方或其聯合創始人于信多次辟謠或予以否認,指其為假新聞。

        9月初,有多家媒體報道ofo與滴滴的交易在最后關頭被阿里叫停,隨之而來的消息是ofo將完成E2-2輪融資,融資數額達數億美元,由螞蟻金服領投,滴滴跟投。

        關于最后這條消息,有人言之鑿鑿:是從ofo內部傳出來的。那時連ofo公關都回復都顯得曖昧不清:“好像是,具體細節不清楚”。而滴滴和螞蟻金服則并無意外的清一色選擇了“不予置評”。

        “外界會問戴威為什么不賣,實際上外界不知道情況,關鍵在于誰出了什么價格,這背后有什么條款,而不是在于出了價戴威為什么不接受”,華爾街見聞的報道中,一位接近ofo管理層的知情人士說,“我知道(滴滴)至少有2次出價,都是非常沒有誠意的價格”。

        撲朔迷離的三角博弈

        2018年3月,ofo宣布完成8.66億美元E2-1輪融資,阿里領投,螞蟻金服等機構跟投。ofo這輪融資采用了股權加債權的方式;此前的2月份,ofo先后兩次將其共享單車作為抵押物,向阿里共計借款17.66億元。9月又傳出向阿里借款6000萬元的消息。

        2017年朱嘯虎清空ofo股份時,阿里接盤了大部分額度,之后在ofo的持股比例達10%左右,并在ofo董事會獲得一個席位,擁有一票否決權。ofo今年3月完成E2-1輪融資后,通過債權方式的融資,讓阿里對ofo的掌控力度進一步提升。

        然而錯綜復雜的股東角力中,姑且不論阿里和滴滴的關系始終有些微妙,坊間曾有傳言,滴滴收購ofo只剩簽字,卻被阿里叫停。

        如今擺在戴威面前更迫切的情況是:如今的現狀,是近來麻煩不斷的滴滴本身已經有些左支右拙。公司整體戰略都因連續發生的安全事件而發生了改變,甚至有分析師判斷,過往一個月里經歷的風波,將會深刻影響到滴滴原本已經提上日程的IPO計劃。

        冬季是共享單車毫無疑問的淡季,原本似乎就打著“第四季度低價抄底收購ofo”主意的滴滴,在這個關頭,或許更愿意將這場收購拖得久一點,再久一點。

        而如今的阿里,明顯更接近哈啰出行,早就已經不是“非ofo不可”。加之支付寶要拓展的下沉市場,也和主要布局在一二線城市的ofo缺少重合度,關于ofo的合并迷局,從摩拜到滴滴,在真正塵埃落定之前,似乎將會一直撲朔迷離下去。

        如何度過2018年的最后100天?

        9月22日,我們迎來了2018年的最后100天。ofo在前一天被曝“北京總部人去樓空”,有記者在前往大樓10層、11層原ofo總部辦公室時發現公司財務部已被搬空,現場一片狼藉,還貼著搬遷告示。

        ofo的品牌公關總監史少晨接受采訪時語氣平靜:網上的消息有誤導,我們只是10層和11層的租約到期了,所以我們要搬到其他樓層,哪里有什么“人去樓空”。

        但ofo的資金并不寬裕,這一點幾乎已經人盡皆知。在被問及是否因資金短缺,而合并樓層縮小規模時,ofo未予置評。雖然搬遷告示說ofo遷至15層,但在15層工作的ofo員工,卻回應稱:自己一直都在15層辦公,這兩天并未見到其他員工或者設備搬入15層。

        人去樓空顯然不是真的,但ofo的冬天,似乎來得比其他人更早一些。傳言從6月盛夏至9月的中秋節從未停止。4月摩拜被美團收購,5月戴威在媒體面前,依舊堅持著ofo的獨立發展之夢,像是一場最后的倔強。

        6月到9月,被傳ofo的公關部忙于回應各種傳聞,從資金鏈斷裂、大幅裁員,到融資、并購被“阿里打斷”,再到“北京總部人去樓空”。被美團收入旗下,卻給美團帶來“財務天坑”的摩拜日子不好過,ofo的日子就更加窘迫。

        不久前,ofo還被曝出拖欠多家供應商貨款。8月31日,上海鳳凰企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公告稱,已起訴東峽大通(ofo共享單車運營方)。公告指出,2017 年,鳳凰自行車與東峽大通簽訂了《自行車采購框架協議》后,鳳凰自行車與東峽大通簽訂了多份采購合同。截至起訴之日,東峽大通仍欠鳳凰自行車貨款6815.11萬元。

        此外,ofo還被報道拖欠了云鳥、德邦等多家物流供應商數億元人民幣的欠款。同時,從7月份開始,ofo也相繼撤出或暫停在澳大利亞、印度、韓國、美國等國家和地區的部分業務。

        距離媒體爆料阿里給ofo提供6000萬元借款,也不過10天左右的時間,原本在人們心目中迎來喘息之機的ofo,依然不知道如何度過2018年這最后的100天。

        資料來源:

        全天候科技《ofo融資迷局:滴滴、阿里、戴威的三角博弈》、每日經濟新聞《ofo生死劫:錢荒被訴訟又遇融資羅生門,誰會是救命稻草》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