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教育>>正文

        他是哈佛毕业的中国高材生,年薪百万美金的总裁,如今却在艾滋村“沦落”到一无所有!

        原标题:他是哈佛毕业的中国高材生,年薪百万美金的总裁,如今却在艾滋村“沦落”到一无所有!

        在年仅27岁那年,他就成为了,

        瑞士某银行驻香港的联席董事,

        29岁已荣膺法国投资银行副总裁。

        在事业上得到是李兆基和克林顿,

        这样上层人物的支持,

        他的大头照片更是被挂在法国,

        国家巴黎银行总?#30475;?#22530;的墙上。

        他是功成名就的金融俊秀,

        也是别人羡慕的天之骄子child of fortune

        90年代年薪就已高达百万美金,

        每天游走于精英聚集的上流社会,

        过着养尊处优,精致体面的生活,

        可以和洛克菲勒的曾孙女喝下午茶,

        也可以和林青霞一起去听昆曲......

        那时他的理想就是,

        成为华尔街最出色的银行家,

        而这对他而言不是神话,就近在咫尺。

        然而在1996年,

        他却突然做了一个选择,

        而也正是这个选择,

        让他彻底走上了“不归路”,

        也让他这金融巨子变得一无所有……

        27岁之后,

        他最常去的地方是河南农村,

        相处时间最久的是两万多名艾滋家庭的孩子。

        35岁之后,

        他全身心投入到了救助“艾滋遗孤”的事业中:

        曾经计划两三年的打算,

        却一下度过了14年。

        已近知天命之年的杜聪觉得,

        他随时能够从艾滋病孤儿的项目中抽身而退,回到银行,

        只不过孤儿们“已经等不了” 。

        我就是杜聪,香港出生,美国长大的一个人。

        十四五岁的时候从香港移民到旧金山,那个时候艾滋病刚爆发。每天头版的新闻都在说,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怪病,有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亡。

        那个时候人心惶惶。后来在读高中的学校,一个跟我很要好的老师,就是因为艾滋病去世了。也是因为这样,在美国的十几年,我一直在为艾滋病做志愿者。

        杜聪在哈佛

        哈佛毕业之后,我在华尔街的一个投资银行工作。后来,投资银行要发展亚洲的业务,我就被派到香港,于是有了很多机会到内地出差,也去过一些偏僻的地?#20581;?/p>

        后来我慢慢了解到,在90年代初,有很多华中地区的农民,因为贫穷去卖血,结果大批感染艾滋病。很多年以来,这也是中国最大的一个艾滋病群体。后来,他们的孩子就变成了孤儿。

        杜聪探望艾滋病家庭

        去艾滋病高发地区的这个经历告诉我,其实我过去的成就,并不是因为我自己的努力,更多是因为?#19994;男以恕?#20174;那时候起,我开始关注内地的艾滋病群体。

        杜聪在河南农村

        ?#19994;?#19968;次到农村做家访的时候,敲那户人?#19994;?#38376;,很久都没有人出来。当时就准备放弃了。

        突然间,他们的邻居说,回来了回来了。我看到的是一个很瘦的小孩,推着一个?#23601;?#36710;,上面坐着一个大人。一条很颠簸、很烂的泥路,慢慢往这边走。那个时候,刚好夕阳照到他们的?#25104;希?#37027;一幕至今还印在我脑子里。后来我知道,坐在车上的是父亲,他感染了艾滋病。

        杜聪在农村与孩子

        这些年走了这么多地方,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艾滋病本身,而是因此带来的对这些家庭的影响。

        有的孩子会遭到歧?#21360;?#20182;们的亲戚觉得,是孩子们带来不好的运气,克死了父母。很多孩子就经常抓起拳头,说,?#39029;?#22823;之后要找那个血头去报仇。

        骨瘦如柴的艾滋病患儿

        1998年,我创办了智行基金会。在2002年的时候,我们资助了第一批127个孩子。就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一个村一个村地帮这些艾滋遗孤,希望通过教育去改变他们的命运。

        杜聪与被资助的孩子们

        到今年,我们一共资助了2万个孩子,其中有2500多名考上了大学,有在交通大学毕业的、?#26412;?#22823;学毕业的,还有的去了美国念书。大多数孩子读完书毕业之后,?#30002;?#24895;回到基金会,以过来人的身份继续为艾滋家庭这个群体服务。

        被资助的孩子在2016年法式面包世界杯上得到第四名

        有很多孩子很优秀,但不一定?#35270;?#19978;学读书,我们也会资助这些孩子去技校里学习手艺。我们培养了很多做面包的师傅。出来之后很多人能在五星酒店里工作,也有一些回到家乡附近的城市里,?#19994;?#20570;面包的工作。

        白先勇(第二排左三)探望面包学校

        我作为一个没有亲生孩子的人,非常奇妙的事情就是,我以家长的身份去参加了很多我们资助的孩子的婚礼。

        杜聪参加被资助孩子的婚礼

        十几年过去了,我多了很多的孩子叫我杜爸爸,他们生出来的宝宝叫我杜爷爷。一方面,我很高兴看见这些孩子慢慢长大,可以成家、结婚。但是另一方面也觉得,很遗憾。他们的父母等不到今天的到来,有时候我?#26448;?#24895;把这个机会?#22815;?#32473;他们的父母。

        “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我们还是要各尽本分,多做善事。这既是在造造福他人,也实际是在救赎自己,让自己活得像杜聪一样有价值,更是在改进社会。

        "Do not fail to do good even if it's small; do not engage in evil even if it's small."We still have to do our best and do more good things, which is not only for the benefit of others, but also for saving ourselves.

        To live as valuable as Du Cong, improving our society.

        杜聪曾在微博上向所有人发问:“你活在你的黄金时代吗?你所处的时代,你有?#35009;?#29305;别看不顺眼的,你就去尽力把它改变,那它就接近黄金时代了。”

        是的,遇到问题无论是个人问题还是社会问题,我们不能光怨天尤人,责怪体制、社会、家庭等外部环?#24120;?#26356;要自己行动起来,直面问题、解决问题。如果我们都能“去尽力把它改变,那它就接近黄金时代了。”

        杜聪这样脚踏实地、简单?#30475;?#30340;人才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的人,才是真正的社会精英,才是真正的正能?#20426;?/span>

        Such a down-to-earth, simple and pure talent is the most needed person and the real social elite in our times. And that is the real positive energy.

        让我们向他致敬的同时,也向他学习,各尽所能造福社会,让我们的时代“接近黄金时代”。

        Let us pay tribute to him and learn from him, doing our best to benefit the community and let our age close to a golden age.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35745;教ǎ?#25628;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投诉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