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教育>>正文

        他是哈佛畢業的中國高材生,年薪百萬美金的總裁,如今卻在艾滋村“淪落”到一無所有!

        原標題:他是哈佛畢業的中國高材生,年薪百萬美金的總裁,如今卻在艾滋村“淪落”到一無所有!

        在年僅27歲那年,他就成為了,

        瑞士某銀行駐香港的聯席董事,

        29歲已榮膺法國投資銀行副總裁。

        在事業上得到是李兆基和克林頓,

        這樣上層人物的支持,

        他的大頭照片更是被掛在法國,

        國家巴黎銀行總部大堂的墻上。

        他是功成名就的金融俊秀,

        也是別人羨慕的天之驕子child of fortune

        90年代年薪就已高達百萬美金,

        每天游走于精英聚集的上流社會,

        過著養尊處優,精致體面的生活,

        可以和洛克菲勒的曾孫女喝下午茶,

        也可以和林青霞一起去聽昆曲......

        那時他的理想就是,

        成為華爾街最出色的銀行家,

        而這對他而言不是神話,就近在咫尺。

        然而在1996年,

        他卻突然做了一個選擇,

        而也正是這個選擇,

        讓他徹底走上了“不歸路”,

        也讓他這金融巨子變得一無所有……

        27歲之后,

        他最常去的地方是河南農村,

        相處時間最久的是兩萬多名艾滋家庭的孩子。

        35歲之后,

        他全身心投入到了救助“艾滋遺孤”的事業中:

        曾經計劃兩三年的打算,

        卻一下度過了14年。

        已近知天命之年的杜聰覺得,

        他隨時能夠從艾滋病孤兒的項目中抽身而退,回到銀行,

        只不過孤兒們“已經等不了” 。

        我就是杜聰,香港出生,美國長大的一個人。

        十四五歲的時候從香港移民到舊金山,那個時候艾滋病剛爆發。每天頭版的新聞都在說,有一個莫名其妙的怪病,有很多人莫名其妙地死亡。

        那個時候人心惶惶。后來在讀高中的學校,一個跟我很要好的老師,就是因為艾滋病去世了。也是因為這樣,在美國的十幾年,我一直在為艾滋病做志愿者。

        杜聰在哈佛

        哈佛畢業之后,我在華爾街的一個投資銀行工作。后來,投資銀行要發展亞洲的業務,我就被派到香港,于是有了很多機會到內地出差,也去過一些偏僻的地方。

        后來我慢慢了解到,在90年代初,有很多華中地區的農民,因為貧窮去賣血,結果大批感染艾滋病。很多年以來,這也是中國最大的一個艾滋病群體。后來,他們的孩子就變成了孤兒。

        杜聰探望艾滋病家庭

        去艾滋病高發地區的這個經歷告訴我,其實我過去的成就,并不是因為我自己的努力,更多是因為我的幸運。從那時候起,我開始關注內地的艾滋病群體。

        杜聰在河南農村

        我第一次到農村做家訪的時候,敲那戶人家的門,很久都沒有人出來。當時就準備放棄了。

        突然間,他們的鄰居說,回來了回來了。我看到的是一個很瘦的小孩,推著一個木頭車,上面坐著一個大人。一條很顛簸、很爛的泥路,慢慢往這邊走。那個時候,剛好夕陽照到他們的臉上,那一幕至今還印在我腦子里。后來我知道,坐在車上的是父親,他感染了艾滋病。

        杜聰在農村與孩子

        這些年走了這么多地方,印象最深刻的,不是艾滋病本身,而是因此帶來的對這些家庭的影響。

        有的孩子會遭到歧視。他們的親戚覺得,是孩子們帶來不好的運氣,克死了父母。很多孩子就經常抓起拳頭,說,我長大之后要找那個血頭去報仇。

        骨瘦如柴的艾滋病患兒

        1998年,我創辦了智行基金會。在2002年的時候,我們資助了第一批127個孩子。就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一個村一個村地幫這些艾滋遺孤,希望通過教育去改變他們的命運。

        杜聰與被資助的孩子們

        到今年,我們一共資助了2萬個孩子,其中有2500多名考上了大學,有在交通大學畢業的、北京大學畢業的,還有的去了美國念書。大多數孩子讀完書畢業之后,都自愿回到基金會,以過來人的身份繼續為艾滋家庭這個群體服務。

        被資助的孩子在2016年法式面包世界杯上得到第四名

        有很多孩子很優秀,但不一定適應上學讀書,我們也會資助這些孩子去技校里學習手藝。我們培養了很多做面包的師傅。出來之后很多人能在五星酒店里工作,也有一些回到家鄉附近的城市里,找到做面包的工作。

        白先勇(第二排左三)探望面包學校

        我作為一個沒有親生孩子的人,非常奇妙的事情就是,我以家長的身份去參加了很多我們資助的孩子的婚禮。

        杜聰參加被資助孩子的婚禮

        十幾年過去了,我多了很多的孩子叫我杜爸爸,他們生出來的寶寶叫我杜爺爺。一方面,我很高興看見這些孩子慢慢長大,可以成家、結婚。但是另一方面也覺得,很遺憾。他們的父母等不到今天的到來,有時候我也寧愿把這個機會還回給他們的父母。

        “勿以善小而不為,勿以惡小而為之”。我們還是要各盡本分,多做善事。這既是在造造福他人,也實際是在救贖自己,讓自己活得像杜聰一樣有價值,更是在改進社會。

        "Do not fail to do good even if it's small; do not engage in evil even if it's small."We still have to do our best and do more good things, which is not only for the benefit of others, but also for saving ourselves.

        To live as valuable as Du Cong, improving our society.

        杜聰曾在微博上向所有人發問:“你活在你的黃金時代嗎?你所處的時代,你有什么特別看不順眼的,你就去盡力把它改變,那它就接近黃金時代了。”

        是的,遇到問題無論是個人問題還是社會問題,我們不能光怨天尤人,責怪體制、社會、家庭等外部環境,更要自己行動起來,直面問題、解決問題。如果我們都能“去盡力把它改變,那它就接近黃金時代了。”

        杜聰這樣腳踏實地、簡單純粹的人才是我們這個時代最需要的人,才是真正的社會精英,才是真正的正能量。

        Such a down-to-earth, simple and pure talent is the most needed person and the real social elite in our times. And that is the real positive energy.

        讓我們向他致敬的同時,也向他學習,各盡所能造福社會,讓我們的時代“接近黃金時代”。

        Let us pay tribute to him and learn from him, doing our best to benefit the community and let our age close to a golden age.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体彩11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