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dulqr"><tr id="dulqr"></tr></div>

    1. <div id="dulqr"></div>
    2. <em id="dulqr"></em>

      1. >新聞>>正文

        溫州媒體梳理“黑鍋”:《江南皮革廠倒閉了》影響制革等發展

        原標題:溫州媒體梳理“黑鍋”:《江南皮革廠倒閉了》影響制革等發展

        《江南皮革廠倒閉了》洗腦神曲版強勢來襲

        《北京青年報》關于A股市場“溫州幫”馬永威受罰的報道,經記者調查后發現,馬永威并非溫州人,其企業也不在溫州。此事引起了廣大溫州市民的討論,記者昨天梳理發現,多年來,溫州莫名背上的黑鍋還有不少,有市民更是發出感嘆:為什么受傷的總是溫州?

        網友“一山”在溫州晚報《看溫州》客戶端上留言:“回顧改革開放以來,溫州是在外界的爭議聲中長大的,溫州人也成了許多人眼里的‘搗亂者’。其中,固然有民間資本的莽撞天性,更是因為國內部分輿論對溫州的妖魔化偏好!沒有溫州人的‘溫州幫’的出現,就是又一新例——是誰在污名化溫州?”

        網友“秋意中等我”同樣義憤填膺:這是在給溫州抹黑,應該申訴,以正視聽。

        “溫州炒房團”在替誰背黑鍋

        最讓溫州市民與溫州商人感到“冤屈”的是,在外投資興業的溫州人,常常會被冠以“溫州炒房團”的名號。

        1998年到2001年,溫州的民間資本大量投入本地房地產,隨后投資客開始走向全國。但隨著房地產業的大發展,眾多不良開發商卻開始大張旗鼓利用“溫州炒房團”的名義來制造恐慌,這也讓溫州投資者開始長時間背上這口黑鍋。

        記者查詢發現,“搜狐網論”第56期論座曾以“‘溫州炒房團’在替誰背黑鍋”為話題,開展了專題討論。論座開篇直言:曾有地產商大膽指出過房地產利潤中拿大頭的是誰,但并不能阻擋住有意無意的媒體和輿論將矛頭指向炒房團,到底誰在把臟水潑向“溫州炒房團”?

        2010年左右,全國曾掀起一股以溫州炒房團為代表的浙江商人炒旺海南房價的輿論熱潮,時任海口溫州商會會長的張益文對此有著一大堆苦水。他表示,在瓊溫商以從事輕工機械、五金電器燈具、通訊電子、日用百貨等傳統行業為主,在房地產開發、旅游酒店行業也有涉足,但所占比例并不是很大。“在很多報道中,我們溫商總是被形容為‘洪水猛獸’,到了哪里就會在那興風作浪,但實際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在海南的房價漲價浪潮中,溫商投資的房地產項目能夠搭上‘順風車’的并不多,但卻無辜背上了房價推波助瀾的罵名。”

        著名財經作家吳曉波,在其推出的一檔財經類脫口秀節目《吳曉波頻道》中也曾提到大家總是習慣性先入為主,以“溫州炒房團”來指代全部房地產投資者:2016年,溫州人在杭州購房的人數占所有購房者的5%左右,但官方數據統計,上海戶口以及持有上海手機的人,在杭州購房的人數占比已經超過5%,超過溫州人,成為杭州外來購房者中第一股力量。

        溫商聯合維權抵制污化溫州的歌曲

        前幾年,網絡神曲《江南皮革廠倒閉了》突然爆紅,全國多地隨即出現攤販主用這首口水歌做廣告語推銷劣質皮具的情況。其粗俗的歌詞不僅抹黑溫州城市形象,同時也讓溫州皮包、皮鞋、制革等行業的發展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響。

        “2012~2014年左右,這首歌最火的時候,真的是害苦了我們。跟我們做了好幾年生意的外地皮制品生產企業,都在調侃我們是不是跟江南皮革廠也有關系,會不會突然倒閉。”溫州龍灣一家制革企業陳姓負責人告訴晚報記者,當時諸多不法經營商販都標榜自己的皮制品來自溫州,但實際上卻屬于“三無”產品,其質量較差,在無形中污化了溫州皮革制品的質量。

        這首口水歌,曾引起全國各地溫州商人的聯合抵制。2013年,四川省溫州商會發起打假正名行動,向工商、城管、公安部門舉報,多名用“江南皮革廠倒閉”錄音叫賣的商販因銷售“三無”產品、虛假宣傳遭到了處罰。同時,四川省溫州商會還向全國各地溫州商會和溫籍企業家倡議,制止“抹黑形象”行為。該倡議隨后獲得多省市溫州商會響應,大家進行了聯合維權。

        “這首曲子中,‘吃喝嫖賭’、‘帶小姨子跑了’等都有一定的侮辱性。不管是用作廣告,還是純粹的網絡傳播,凡是對某個特定公民有侮辱性或降低個人評價的內容,都可能涉嫌侵犯當事人名譽權,傳播者、傳播平臺需要承擔相應責任。”浙江藍匯律師事務所主任吳建勝此前接受媒體采訪時如是表示。

        “江南皮革廠”的故事在今年8月8日的版面上迎來了“大結局”:當天刊發的公告顯示, “浙江江南皮革有限公司管理人”稱,面向公司債權人,對其破產財產實施二次分配,本次分配為最后分配。

        巧合的是,8月8日正是溫州一年一度的“溫州誠信日”。

        外地案件莫名“嫁接”到了溫州

        拿“溫州”做新聞熱點進行報道的情況,還發生在各大社會民生新聞領域。

        2015年2月,網上曾熱傳一段“女子醉駕被查當眾脫褲與民警廝打”的視頻,更有謠言稱,該視頻發生在溫州瑞安塘下。“溫州辟謠”微信公眾號隨后進行了辟謠澄清,同時安徽宿州警方證實,該事件發生在安徽宿州,當事人已被刑事拘留。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當月24日,安徽廣播電視臺公共頻道《新聞午班車》節目卻在未經核實的情況下,以“溫州女子醉駕被查當眾脫褲與民警廝打”為題錯誤報道此事,不少網站紛紛轉載,給溫州造成了負面影響。

        后經溫州市委宣傳部致函與安徽省委宣傳部和安徽廣播電視臺交涉,安徽廣播電視臺承認虛假報道。2015年3月7日,安徽廣播電視臺公共頻道在節目中發布道歉聲明,對傳播不實新聞給溫州城市形象造成負面影響公開致歉。該電視臺后對涉及該報道的當班責編、編輯作停職檢查處理。

        (原標題為《這些年,溫州還曾莫名背上的黑鍋還有不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責任編輯:

        聲明:該文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號系信息發布平臺,搜狐僅提供信息存儲空間服務。
        閱讀 ()
        投訴
        免費獲取
        今日推薦
        体彩11选五